XX财富金融集团

新闻中心

快速通道FAST TRACK

真人国际网站/NEWS

共享单车与城市治理

2018-05-15 15:23

环球首页   一边是城市管理者迫切希望快速解决的乱停放问题,一边是单车企业在完全竞争环境下“你不退我不退”的囚徒困境。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,陆续有一些城市开始整治路面上违规停放的共享单车。 文/《环球》杂志记者颜之宏 《环球》杂志记者 唐 弢   共享单车企业在国内城市市场的争夺愈演愈烈。企业不仅瞄准了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,还将“抢滩登陆”的目标向二三线城市拓展。数以十万计的共享单车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出现在城市街头,在为市民游客提供出行便利的同时,其所带来的“城市病”也逐渐凸显。   一边是城市管理者迫切希望快速解决的乱停放问题,一边是单车企业在完全竞争环境下“你不退我不退”的囚徒困境。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,陆续有一些城市开始整治路面上违规停放的共享单车。 无序投放给城市管理增压   “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”。这是过去一年多时间里,共享单车行业的真实写照。   最早在杭州街头出现的共享单车骑呗,只运营了8个月,就于2017年7月主动撤离了杭州市场。99%的员工被辞后,小鸣单车车辆维护陷入无人过问的局面。部分车辆损坏严重无法使用,也无人维修调度,成了街头的“僵尸车”。其中不少车辆破损、生锈,座椅积满了灰尘,车身脏旧不堪,“缺胳膊少腿”、“断头”的单车,被丢弃在角落里无人问津。   2017年11月,一张被网友命名为“共享单车坟场”的照片在网上流传,据称在厦门市郊一处7000平方米的户外场地上,堆放了超过12万辆共享单车。   据厦门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部门相关负责人介绍,根据前期摸排情况,7家共享单车企业在厦门岛内共投放逾35万辆。在一些交通繁忙地段,共享单车数量已超过实际需求,在多次约谈相关企业无果的情况下,地方政府下定决心开展整治工作。   浙江工业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的调研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11月,杭州有不少于50万辆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在运行。“按照1平方米停放3辆单车计算,需要20万平方米的空间。杭州市城管委近日以‘能划尽量划’的原则在人行道上施划非机动车停车泊位,据其计算,最多只能容纳16万辆非机动车。也就是说,即便将这16万个停车位全部由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停放,还有34万辆单车无处停放。”浙江工业大学管理学副教授吴伟强说。   在杭州,由各家单车平台上报的停车仓库数量仅有15个。例如,Hellobike单车公司在杭州共投放了16万辆单车,但其租用的停车仓库只能停放3000辆单车,剩余的15.7万辆单车全部停放在道路上。在吴伟强看来,多数平台没有准备足够的仓储基地,无法容纳过量投放的车辆,最后只能把城市的公共道路作为他们的停车场。   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秘书长郭建荣此前分析,根据调查测试,使用公共自行车满足市民上下班需求的比例,大约是50人一辆车。如果按照厦门市392万常住人口计算,厦门合理的共享单车保有量将不到10万辆。   一位不愿具名的地方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,收车实属无奈之举。自10月22日起至11月底,该市有关部门约谈共享单车企业次数达13次,要求企业不再投放新车,同时根据市场需求自行清理一部分“过剩车辆”。但约谈效果似乎并不理想。城管部门提供的视频证据显示,某单车企业在一些已经清理的区域重新投放新车,这些新车的宣传LOGO甚至还没有印刷完全。   有观察人士指出,政府有关部门作为市容市貌的监管部门,有义务也有权力对路面上随意停放的共享单车进行约束。 自由便捷也应有序   吴伟强认为,不少共享单车占用公共自行车停车位,造成市民还车困扰的同时,也增加公共自行车的人力调度成本。自由便捷应当建立在有序的基础上。任何经营者要从事与市民密切相关的盈利活动时,都应做好有关防范性设计。   “杭州的公共自行车——小红车,就没有出现共享单车引发的有关社会问题,这说明需要制度约束。”吴伟强表示,无桩但不能无序,随时随地换骑也需要能够“按图索骥”。   事实上,无论是“共享单车坟场”,还是收车难、停车乱的问题,根源在于零成本和无节制地使用城市的公共资源。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认为,中央有关部门出台的《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》明确提出,对于共享单车的管理应该坚持“包容审慎、社会共治”的原则,在肯定共享单车对人民群众出行提供有力补充的同时,也提及了车辆乱停放、企业无序竞争等问题。   顾大松表示,各地应结合实际划定投放区域、明确单车可投放数量,并应事先知会企业。当行政执法部门在进行路面巡查时发现违停或违规投放的车辆,应该先通知企业自行清理或转移,如企业在规定时间内无法自行处理的,再由城市管理行政执法部门实施暂扣。   厦门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汪东升表示,从网上流传的一些照片来看,一些单车在堆放过程中损坏,这也使得收车部门面临较大的法律风险。因此,汪东升建议执法部门在发现违停现象时,应尽可能通知企业来自行撤离车辆,以规避不必要的法律风险。 社会共同治理是良方   专家认为,共享单车所面临的无序投放、乱停乱放、押金监管缺位等问题已随着行业体量的逐步扩大成为了社会问题,而解决这些问题,需要企业、政府和社会的多方治理,形成社会大多数共识。   浙江省社会学会会长、教授杨建华认为,包括共享单车在内的共享经济在国内的蓬勃发展,离不开相对宽松的社会治理环境。在有关部门鼓励有序、健康的共享单车大背景下,地方政府应在取得社会大多数共识的前提下进行社会治理,同时充分体现社会治理中依法治理和合作治理的根本原则。   杨建华表示,共享单车企业不应“任性为之”,而应在享受社会权利的同时充分体现企业的社会责任感,对于确实存在的违规占道、无序投放的车辆,应主动撤离;同时积极进行技术创新探索,规范用户的停车行为。   在吴伟强看来,企业必须增强社会责任感,在让城市环境更优、公益效能更强的过程中成长自我,持续运营应是共享单车公司追求的发展路径。   厦门市行政执法部门负责人对共享单车准入门槛提了九条建议:一是企业技术平台要对政府开放,自己要管得住投放数量;二是地方政府有权对准入企业进行条件限制,不符合规范的企业不得进入该地市场;三是为了确保使用者人身安全,企业的单车技术标准应得到认可;四是企业应对车辆使用人进行约束,明确乱停放的惩戒机制;五是对企业的运营调度人员一定要满足实际需求;六是企业要建立和政府的信息通报制度;七是企业在投放车辆时,应该向地方政府交纳城市空间的有偿使用费;八是企业要有完善的退出机制;九是企业应有明确的信用保障机制,确保用户押金的安全。   同时,将共享单车拉入良性运行的轨道,离不开行业间的良性竞争。杭州市公共自行车交通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陶雪军表示,基于杭州公共自行车体系发育比较成熟,未来共享单车应在有序规范的基础上,着眼于公共自行车布点相对稀疏的社区、学校、地铁口、景区游步道等,适量投放,形成互补。   “在杭州,共享单车极可能发展为一种符合个性化需求的出行工具,但绝不会是公共交通的主体。待共享单车行业经过洗牌,沉淀、确定了运营和盈利模式后,公、私公共产品间的合作趋势是肯定的。”陶雪军说。  请注意: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本刊通用网址:环球杂志 如果您对《环球》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。 编辑部电话: 010-63077031 E-mail: globe1980@vip.sina.com 社址: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邮政编码:100040 对外合作: 010-63077015 传真:010-63073516 总 编 辑:姬斌(兼) 执行总编辑:金风 副总编辑: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·全彩半月刊 ·出版日期:每月1日/16日 ·国内统一刊号:CN11-1273/D ·邮发代号:2-511 ·国外邮发代号:SM341 ·国内订阅: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·全年订阅价:192.00元 ·国内零售: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/地铁/机场/书店等均有销售 ·零售价:8.00元 ·国外总发行: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(北京399信箱) ·海外定价:US $6.00元 HK $25.00 文章来源:http://www.xinhuanet.com/globe/2018-04/09/c_137087561.htm